拉斯维加斯官方网上娱乐

灿勤科技问询回复“打太极”,上市前夕华为低价突击入股谜团待解

红周刊 记者 | 刘杰

正在科创板排队上市的灿勤科技,因为华为子公司低价突击入股,其背靠“大树”营收暴增,为IPO添彩不少。而此时也引发证监会的问询,但从灿勤科技的回复情况来看,其中仍然存在不少谜团。

查看灿勤科技的招股书不难发现,近年来其业绩实现了井喷式的增长,2017年至2019年,其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.2亿元、2.71亿元、14.08亿元,分别实现净利润2860.65万元、5765.84万元、7.03亿元,后两年营业收入的增速分别高达125.18%、419.29%,净利润增速则分别达101.56%、1118.63%。

事实上,灿勤科技突飞猛进的发展,离不开大客户背后的支持。据招股书显示,2017年至2019年,其来自前五大客户的营收占比分别为57.46%、79.82%和97.10%,其中,来自第一大客户的营收占比分别为20.67%、50.87%和91.34%。有意思的是,这位第一大客户身份略显神秘,灿勤科技在首版招股书申报稿中却未详细披露这位客户的具体情况,仅以“客户H”代称,直至首轮问询后,这位神秘大客户的面纱才得以揭开,原来其这位重要的“客户H”就是大名鼎鼎的华为。

令人不解的是,成为华为供应商应当算是利好,其又何须躲躲藏藏,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呢?而《红周刊(博客,微博)》记者发现,这或与华为子公司突击入股灿勤科技有关。

据招股书显示,2020年4月29日,灿勤科技的控股股东张家港灿勤企业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灿勤管理”)向哈勃科技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哈勃投资”)转让1375万股股份,哈勃投资持有灿勤科技4.58%的股权,成为其第四大股东。而哈勃投资系华为百分百控股的子公司。

本次哈勃投资入股价格为8.00元/股,对应灿勤科技的估值为24亿元,对应市盈率3.33倍(以2019年扣非净利润计算)。而2019年12月25日,灿勤科技向张家港荟瓷企业管理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“荟瓷管理”)非公开发行96.29万股股票,荟瓷管理为员工持股平台,本次增资后,其持有灿勤科技5.00%的股份,本次增资的发行价格为20.17元/股,对应市盈率约8倍。对比来看,灿勤科技两次股权变动仅间隔了5个月,哈勃投资入股价格比其股权激励时的价格低了约6成,这又是为什么呢?

此事也引发交易所的问询,对此,灿勤科技解释称,早在2018年底,华为开始与发行人接洽投资入股事宜,但因为当时灿勤科技已经确定要进行股改,故华为入股事宜暂时被搁置。在后续商谈中,灿勤科技为保护核心骨干员工的股权激励所持股份不被稀释,改为由其控股股东灿勤管理向哈勃投资转让部分股份。

2019年5月,双方预测灿勤科技2019年全年预计实现净利润约5.4亿元,并由此得出2018年和2019年的平均净利润规模为3.0亿元,故双方最终按照净利润3.0亿元和8倍市盈率确定了哈勃投资本次入股的估值为24亿元。但最终灿勤科技业绩超出预期,2019年实现归母净利润7.03亿元,使得哈勃投资入股估值对应的市盈率倍数有所降低。

问题在于,华为本欲在2018年底就投资入股灿勤科技,2019年年中二者就相关事项的具体细节进行了商洽,为何直到2020年5月华为才成功入股呢?更重要的是,2020年5月,灿勤科技2019年的业绩已经公布,比预期值高出了约30%,为何灿勤科技不对估值进行修正,仍然按照一年前的预测估值进行交易呢?显然,对于这些关键性的问题,灿勤科技并未详尽披露,这就难免令人怀疑,此次交易的背后,双方是否还有其他抽屉协议的存在?

(本文节选自1月23日《红周刊》,原标题为《灿勤科技背靠“大树”难逃危机困扰,上市前夕华为低价突击入股存疑》,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,不做买卖建议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