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斯维加斯官方网上娱乐

学霸君暴雷背后,是“1对1”在线教育的溃败

在线教育已经进入巨头收割市场的时代,如今历史舞台上活跃着的,是猿辅导、作业帮、学而思网校这些大班课公司

文 | 《财经》(博客,微博)记者 柳书琪 周源

编辑 |谢丽容

2020年年尾,又一家在线教育公司倒下。

据AI财经社报道,一位学霸君教务主管在朋友圈中称,12月26日下午得到的通知,学霸君部分被收购,相当于倒闭破产,全体老师、班主任、规划师均被辞退。学霸君要求员工日常使用的工作手机交还给公司,该教育主管称,公司此举意在阻止教职员工和家长、学员继续联系。

一位学霸君前员工向《财经》记者提供的钉钉群截图显示,学霸君创始人兼CEO张凯磊发布了三则通知:51Talk将接手合肥学管和办公室,并支付12月工资和社保(但网传另一则员工曝料则称,合肥销售团队由作业帮接手);学霸君会以更多类似的方案协助员工找到工作、拿到工资;公司在尽力保障课程继续,还需要两周协调资源。他还在群中倡议,请员工帮忙稳定家长,或者请家长等候公司公告,“我们在全力以赴解决问题。”

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

据网易教育报道,12月27日晚间,张凯磊在“教育创业投资扯淡群”中现身,称自己没有失联,还在继续努力。他说,目前学霸君已经疏散了绝大部分的员工,合肥的1200名员工已安排了12月的工资和下家。

《财经》记者就此事问询了学霸君、51Talk和作业帮,截至发稿暂未得到学霸君的官方回应。51Talk相关人员称,尚未收到公司通知,作业帮相关负责人则向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并不是全盘接手,而是学霸君员工求职,作业帮正常招聘。

《财经》记者还获悉,学霸君在12月25日,也就是学霸君内部通知可能倒闭的前一天,还在利用促销手段诱使家长提前买课。目前,被欠费的家长已经联合起来和学霸君及相关主管部门交涉。

资金紧张的两大征兆

学霸君的资金链断裂并不发生在一夜之间。早在今年4月,多位学霸君学员就向《财经》记者反映,他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办理了“培训贷”,而且遭遇退费难。一位高中生表示,起初并不知道是办理贷款,相关工作人员称是每月缴费,不满意随时退款。“直到申请退费以后,银行还找我们要钱,才意识到办了贷款。”他说。

一位学霸君员工向《财经》记者透露,部分销售人员确实会迫于业绩压力做这件事情,这件事情的关键点有两个:一个是未告知消费者就办理贷款;二是一旦被发现了就承诺随时退款,但实际上“有可能3个月都退不出来”。

教育行业的分期贷款现象屡见不鲜,部分培训机构引入第三方金融平台后,会以“分期付款”等模糊说辞诱导学员办理贷款。一旦发生退费纠纷,学员常常不得不被迫全额偿还贷款,以避免影响个人征信。

退费困难是学霸君今年资金链紧张的早期征兆之一,一位不愿具名的今年3月离职的前学霸君员工向《财经》记者反映,他2月的薪水一直没有拿到手。后来经过多番交涉,最终他和一些同期离开的人只拿到了底薪,金额更大的提成至今也未发放。

《财经》记者从学霸君内部人士处得知,今年4月,张凯磊曾在内部群公开表示,疫情对学霸君的业务造成了很大的打击,“选择优先保障船上小伙伴的工资和奖金不延期不降低。同时管理层从疫情开始期间全部半薪,一直到疫情影响结束。”

在那次内部交流中,张凯磊还给大家鼓劲。他告诉员工们说,当时学霸君已签署了新一轮投资协议,正在等待资金到账,资金到账后退费及薪资问题都会得到解决。

但时至今日,学霸君并未更新融资进展,最新一轮公开的融资还停留在2016年。在普遍亏损、依赖资本输血的在线教育一对一赛道,四年没有新融资输血的学霸君,已然显露出掉队的征兆。

催促续保、加大优惠力度往往是教育公司资金紧张的又一征兆。

“学霸君是一家虎狼之性的公司,工作常态就是催家长续报。”前述学霸君前员工评价道。据她介绍,高中一节课要200余元,家长一买就是100多节,有的家长还会一次性购买300-400节课程,价格非常昂贵。

“家长剩100多节课,都要谈续报,有的家长越上课越多。一开始报的120节课,上着上着,还剩400多节。”在刚过去不久的双十一、双十二中,学霸君打出了“一次囤课,一年不愁”的标语。由于优惠力度大,很多家长又囤了不少课时。

12月25日,也就是学霸君内部通知可能倒闭的前一天,一位学霸君销售在朋友圈内发布通知称,公司从明年1月1日起将全面上调课程价格。一位学霸君家长向《财经》记者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,也正是这两天,课程顾问还在催促她续费,“后面上课就要贵了”。

《财经》记者所在的一个家长维权群中,家长们自发统计的数据显示,剩余课时费多在1万-3万元之间,最高达到6万余元。由于学费金额过高,不乏有家长在一知半解的情况下选择了分期付款、背上了培训贷。

“1对1”在线教育的溃败?

从兴盛到低谷,学霸君的历程可被视为一部“1对1”在线教育赛道的简史。

学霸君成立于2013年,也是教育业内公认的在线教育元年。起初学霸君主营拍照搜题产品,和猿辅导、作业帮起家的产品相仿。在凭借题库工具积累了最早一批流量后,学霸君在2016年推出了“1对1”在线教育课程,并在此后一直作为主力业务。

2016年是“1对1”在线教育的黄金时代,主打北美外教在线“1对1”VIPKID一年内接连斩获四轮融资,并在成立后的短短四年内营收突破了50亿元。这对于长期以线下为重的教育行业来说是难以想象的速度。“1对1”在线教育迅速成为了当时最受追捧的明星赛道,学霸君、掌门教育、轻轻教育、51Talk等“1对1”在线教育公司也接连成为资本新秀。

一位接近学霸君的业内人士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近两年学霸君每月营收在数千万元左右,属于K12一对一赛道的第一梯队,仅次于掌门一对一。2018年是学霸君的高光时刻,当时,这家公司曾宣布“1对1”在线教育业务实现单月营收破亿,公司全年流水总额过10亿元。

但“1对1”在线教育模式的困局很快显露出来。

首先,在线教育行业极其依赖广告露出,让消费者看到、熟悉自己,才有被选择的可能性。到了2019年,猿辅导、作业帮、学而思网校三家公司几乎垄断了市面上能买得到的所有广告位,中小公司几乎没有广告位可买,失去了广告位,相当于失去了获客的渠道,也相当于没有生路可言,除非本身就拥有巨大的流量池。

一位教育公司营销人士向《财经》记者抱怨,“不完全是有没有钱的问题,即便有点钱,也买不到好的广告位了。”

其次,“1对1”在线教育和大班课赛道上的选手们相比,劣势明显。相较于大班课、小班课的班型,一对一的先天劣势是师资成本过高、毛利太低。据《财经》记者了解,业内一对一毛利率普遍在40%以下,小班课在50%左右,大班课则可以做到60%-80%。

获客成本与师资成本的内外挤压之下,“1对1”在线教育创业公司的生存空间已经非常狭窄。2018年,与学霸君名字相似的“学霸1对1”宣布经营不善,停止运营;2019年,另一家“1对1”在线教育公司海风教育被传出裁员近三分之一,与轻轻家教合并后,对外再无动作。

而还活跃在公众视野中的猿辅导,早在2019年初就全面关停了一对一业务,着重押注大班课。今年唯一获得融资的、以一对一为主营业务的掌门教育也早早推出了大班课、小班课、启蒙教育等其他课程品类。

这个赛道内最庞大的选手VIPKID今年宣布,2020年1月至6月单位运营利润UE首次为正,90%的渠道首单实现盈利。这主要是由于其旗下的大班课子品牌“大米网校”对VIPKID整体毛利的贡献巨大,让财务状况有所改善。也就是说,VIPKID严格意义上来说,已经不是一家单纯的“1对1”在线教育公司。而且,不再参与到烧钱战争中的VIPKID,增速也不再如当年耀眼。

如此看来,“1对1”在线教育的战争已落下帷幕,如今历史舞台上活跃着的,是猿辅导、作业帮、学而思网校、跟谁学这些大班课公司。

天眼查数据显示,教培行业今年上半年总融资金额超过144亿元,其中猿辅导和作业帮的融资金额占总金额的77%。

“现在的在线教育处于巨头收割的时代。”上述接近学霸君的业内人士对《财经》记者感慨,留给中小型公司的份额所剩无几。他透露,他知道一家月营收在600万元-700万元的在线教育创业公司,财务状况其实看起来还好,但最近一个联合创始人决定抽身退出,加入今日头条当了一名职业经理人。

“现在教育领域这么热闹,一定会退潮的,退潮之后会留下什么呢?”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在12月初的全国培训教育发展大会上发问。他说,培训教育已经被过度开发了,市场中有很多泡沫,资本退潮后,未来必然是一地鸡毛。

“一定会出现大的在线教育机构收了家长的学费,最后做不下去、关门,最后政府来了断,这个规模可比地面(线下教育)规模要大。”俞敏洪给出了悲观的预判。